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» 菲梵動態 » 行業新聞 » 眉心輪的全像理論
眉心輪的全像理論
文章作者:admin 上傳時間:2016-12-09 04-06-20

全像理論

世間每樣物體不光是自己,也涵蓋了其余一切物體,事實上,一即一切。

——印度教經典


光與視覺感化是怎么連結成咱們的知覺經驗的?為何有很多的神秘主義者聲稱,閉上眼睛冥想時或許可以看到光的圖案?為何夢中的影象看起來那么實在?另有,影象是由甚么構成的?


要答復上述問題,最可信的理論來自神經科學家卡爾·普利布萊姆(Karl Pribram),他依據的是“全像”(hologram)心智模子。


全像有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。起首,資訊是“無所不在”的儲存在底片上。換句話說,假如底片碎裂成一片片,每小片都或許可以復制出全部圖象,但因為這些底片縮小了,因此會少掉很多細節。全像第二點不尋常的地方是不占空間。應用頻率不同的鐳射光,或許可以把很多全像相互堆疊在一個“空間”里,或是一張底片上。普利布萊姆的理論主意,大腦自己的運作就像是全像技術,不斷地去解釋腦波間的相互干預(滋擾)情勢。這與以前認為的,每片資訊是儲存在特定地區的大腦模型里,明顯有所不同。這個理論動搖了物理學和生理學的基礎,為認識研究帶來了范型轉移,由此衍生出的研究,也擴及到咱們對心智及周遭世間的領悟,并且這個樣子彷佛特別適合用來弄懂眉心輪。


咱們對周遭環境的覺知,彷佛是大腦內神經全像的重新構建,不僅僅是視覺資訊,也包括語言、思惟和一切感官知覺在內。用普利布萊姆的話:“心不是坐落在哪一個特定的處所。咱們有的是全像一樣平常的機制,形成為了種種意象,而咱們覺知到的這些意象是在這個機制以外。”


這個情勢暗示了咱們每個人的大腦里,包括著通向一切資訊的管道,乃至可以接觸到不同時空及次元的資訊,因此或許可以闡明超乎影象和知覺失常功能以外的很多事,比方遙視(千里眼)、靈視、神秘異象和預知能力。


與普利布萊姆的全像大腦理論互補的,是理論物理學家大衛·波姆(David Bohm)的情勢,這個理論認為,宇宙自己或許就是個全像。但他使用的名詞是“一直更新變化的全部”(holoflux),因為全像是靜態的,不適合用來描述充斥了更改變化的宇宙。


依據波姆的理論,宇宙經過某種媒介被全部“包裹起來”或攤平,就似乎把雞蛋的蛋白包裹進蛋糕面糊里似的。這樣子的包裹包容了無窮的干預力量,付與了咱們能量,而咱們就以全像形式的心智來體驗它們。在這樣的頭緒下,大腦自己因而成為更大全像的一小部門,因此包容了對于全部的資訊。正因為咱們因此全像的方法在覺知這個世界,所以可能世界自己是個更大的全像,而咱們只是其中的一小部門。雖然身為一小片,但咱們每個人卻都反應了全部。


假如這是實在狀態,假如內在和內在世界二者的任何一部門,都映照出完全的東西,那身為一部份的咱們就包括了全部的資訊,如世間萬物一樣。一粒沙就可以闡明它身處的宇宙,咱們每個人的心智也都包括了由更偉大的智能編碼好的資訊,正等待準確的“參照光”來觸發意象。


假如內在于內在世界明顯都以全像形勢運作,那咱們就要質疑:二者之間有差異嗎?咱們自己可否也是全像?當咱們個人發現的個人界限逐步消融,并且擁抱更大的自我存在狀態時,咱們可否把個人認識融入到更偉大的全像中?假如全像的每小部份都包括了全部的資訊,雖然并不清晰,但是為何每次新的單方面資訊鑲嵌入全部拼圖時,咱們就會加倍清晰?跟著發展并拓展了見識,咱們可否越來越偏向將事物當作一張相互貫串的能量收集或全息圖?


此刻上述問題都還沒有明白謎底。很少有人可以反駁咱們所認為的“內在”事物,的確影響了咱們的覺知、思惟和影象,最后變成為了“內在”事物,也很少有人或許可以爭辯咱們的內在有個布局,而這個布局或許可以將內在的世界的能量包容進來。但這個內在布局可否會反過來影響內在世界?咱們心智的全像布局可否能投射進來,在現實中成形?普利·布萊姆彷佛是如斯認定的,并且以最踏實的方法表現出去:


“咱們不但構建了對周遭世界的覺知,同時也將這些覺知投射進來構建了世界。咱們制造桌子、腳踏車和樂器,因為咱們可以想出這些器械。”


這項原則最精確的闡釋了眉心輪的能力——覺知與指揮,同時也闡明了心靈怎么樣接管內在世界意象,并且投射意象于內在世界。


看見


咱們所見一切都是自己想進去的。咱們不是用眼睛而是用靈魂在看。


據估計,對看得見的人來說,百分之九十的資訊都是透過眼睛覺知到的,遠遠跨越其余器官或感官。咱們大部分的影象和思考進程,當然也因此視覺資訊來編碼。這當然會因人而異,因為有些人能夠加倍視覺導向。只管咱們觀察世界的視覺經驗收到了限定或誤導,但毫無疑問它是最根本而重要的認識條理。


視覺資訊或許可以界定為溝通空間關系的情勢,不必要實質的接觸(如觸摸)就或許可以接管得到。這種關系以大小、外形、色彩、亮度、地位、舉動和行為來描繪形式。


真正看見的并非咱們的眼睛而是心。眼睛只是聚焦透鏡,將外在世界的資訊復寫至內在世界。大腦并無真正接管到光芒的光子,而是經過編碼的電脈沖,借由心/腦將沿著視神經行進的電脈沖解釋成有意義的情勢,因此這是進修來的能力。研討人員發現,生下來就看不見的人假如后來靠著手術回復視覺,他們最先覺知到的只有光,因此必需努力進修能力將這些覺知組成有意義的影象。


咱們也必需記住,咱們覺知到的不是物質而是光。當咱們凝視周遭世界時,會認為自己看到了物體,其實真正看到的是這些物資反射的光。咱們看見的并非它們的實相,而是它們彼此之間的空間和它們周圍的空間,因此無法看到實在的狀態。假如咱們看見赤色,那是因為這個物體吸收了紅光以外的一切頻率。咱們靠著觸摸確認物體的存在,但咱們的手是游移在空無的空間里,同樣的,并不能觸摸到其它物體深處,只能觸摸到物體的邊緣;那只是空無的空間有質感的邊界。從這個觀點來看,咱們或許可以把物質視為某種形式下的無人地帶,除非咱們變成非常薄的薄片進入。這片無人地帶惟有在顯微鏡下,或是透過玻璃和水晶,才能借由光線來穿透。因此咱們是透過空無的空間來體驗咱們的世界。

Top 你做本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