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» 菲梵動態 » 行業新聞 » 臍輪的意識和能量中心
臍輪的意識和能量中心
文章作者:admin 上傳時間:2016-12-04 11-49-47

能量


要在第三脈輪的層次發展和療愈自己,必須重新檢視著重于支配的“能量”概念,通常我們稱之為“壓制的量”。我們應該培養整合也就是“團結的力量”,來連結生命的各種量。


“壓制的量”需要不斷的施力和警戒。人們被迫臣服,總是受到威嚇,然后還得周密的防備。位置永遠不會穩固,反而需要愈來愈強大的防御力量。我們跨越自己的界線,耗盡內在資源去竊取他處的財富,以為他處跟我們是分開的。我們從病態的觀點出發,以為增強支配力就可以增強力量,讓我們更有力量壓制一切。


透過脈輪系統來看,力量源自連結和整合,而非戰斗和支配。首先,每個脈輪因為與其下的層面向結合而浮現,也因下降的意識流動而活躍起來。下降的意識帶給我們對每個層次的理解。力量來自統一和完整而非透過分界。


團體或組織的真正力量取決于是否團結一致,是否有能力統合和協調內在力量。這個星球的力量也仰賴我們結合多元事物,以及從整體中創造新事物的能力。


盡管汽車保險桿上面的貼紙建議我們要“顛覆掌控模式”,事實上我們仍然活在“順服的模式”里。在這個模式里,順服者比支配者眾。我們自小就獲得教導,要放棄自己的意志去順從別人,首先是聽從父母,接著是老師、神職人員、上司、軍隊和干部。某種程度的順服顯然是必要的,如此才能達成社會一致的合作,然而在這個過程中,許多人跟自己的內在意志失去了連結,隨后又發現自己無力抵抗酒精、藥物或破壞的行為。


在順服的模式里,力量在我們自身之外。如果我們從外在尋找力量,尋求別人的指引,往往會發現自己落入他人的掌控,處于可能被犧牲的情境。缺少內在力量,我們會不斷的尋求刺激、興奮和活動,害怕放慢下來,害怕感受內在的空虛。我們投入活動,以此來獲得別人的認可,希望被看見,并且強化我們的小我。我們可能因為想滿足小我而追求權力,并不是想獲得能力以服務大我。沒有宗旨的力量只是一時興起,有時甚至是危險的。


力量要仰靠能量,如同生存依賴物質、行為依靠行動一樣。


電力必須通過電線的導引,我們才能利用它的力量,同樣地,我們的生命能量也必須經由意識引導之后,才能真正感覺到力量,而得以運用它。我們細胞經由新陳代謝產生能量,并沒有經過有意識的通道,然而要擁有力量,就需要有自覺意識。我們必須了解事物之間的關系,必須有能力認知和消化新資訊,調整行動以獲得最大效益。我們必須有能力創造和想象此時此地之外的事件,擁有意識、記憶和推論的能力。


因此力量同樣也仰賴上層脈輪,卻不會以下層脈輪為代價。隨著我們的成長,愈來愈深刻的了解意識和靈性世界,我們對于力量的概念的確也隨之進化。這樣的進化來自我們每個人的內在,我們核心、根基、膽識,同時也來自我們的視野、創造力和智能。我們的未來仰賴于此。


意識

我評估意志的力量,是看它能承受多少抵抗、痛苦和折磨,以及是否懂得如何轉化為優勢。

——尼采


你如何讓一件事發生?坐著不動,然后熱切許愿?還是等待水到渠成?這是不太可能的事,如果你希望發生任何有效的改變。想要改變,你需要行使意志。


意志是由意識控制的改變。隨著第二脈輪開啟了對立的二元性,我們有了選擇而做出決定,于是便誕生了意志。


意志是我們克服下層脈輪慣性狀態的手段,也是必要的火花,以點燃我們力量的火焰。意志是心智與行動的結合,是欲望有意識的方向,透過意志我們創造了未來。個人力量絕不可能缺乏意志,因此意志乃是發展第三脈輪的主要關鍵。


我們在生命的不同關頭都經歷過不愉快事件,處于第二脈輪的情緒層面,我們可能感覺自己是環境下的受害者,而身為受害者,我們總是感覺無力。感受到這樣的無力和痛苦是重要的一步,這讓我們觸及自身的需求,而這會成為意志的燃料。


但是要進入第三脈輪,需要我們不再把自己視為犧牲者,并了悟持續的改變只可能來自我們的努力。如果責怪別人,想要改進的唯一希望就會寄托在期待別人改變,而這是我們無法控制的事。當我們扛起責任時,改變就能受到個人意志的掌控,如此才得以真正的療愈,脫離受害的處境。


這并非是在否認受害的存在,我們的文化里確實有許多情境非常不正義,同時也不是在兜售新時代的信念——我們是自己實相唯一的創造者,與他人無干。事實上,意志是透徹領悟到我們可以把每個挑戰視為機會,去喚醒我們的最高潛能。這并非否認之前的遭遇,而是將之納入你的生命,作為未來的跳板。我們雖然沒有辦法永遠掌控遭遇到的事情,但是可以控制自己面對事情所采取的行動。


意志的任務首先是克服慣性。如之前所述,慣性可能存在于或靜或動的狀態下,全然無精打采或懶洋洋就是靜態慣性的例子。一旦站起來行動,我們的肌肉就會進行氧化過程,心臟也會搏動,于是就擁有了較多的能量。舉個例子,慢跑者宣稱他們在有慢跑的日子里精力比較充沛。盡管他們耗費了能量去跑步。透過動能的產生,能量會招來能量,而這正是意志開啟了整運作過程。我們也可能發現自己卡在想要回避之事的動能里脫身不得,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可以運用“靜止不動”來產生改變,拒絕成為運轉的一部分,每當事情迎面而來時,我們就加以終止。


要培養意志,第一步是了悟你的確擁有意志,而且一直都運作得相當好。看看你的周遭,以你個人為中心所見的一切,你穿的衣服、住的房子、交的朋友,都是你用意志創造出來的。感覺無力不是缺乏意志,而是覺知不到也連結不到我們不自覺運用的意志。


覺知不到我們擁有意志是普遍現象。一天之中有多少次,你看著自己的工作疲倦地嘆氣,同時(或者哀鳴):“我非得要做這工作。”我們告訴自己非得要上班、非得要洗碗,非得要完成這件或那件差事,或者非得要花更多時間陪伴孩子。把這些狀況看成是一長串令人厭倦的義務,而非我們主動的選擇,會剝奪掉我們自主的力量。我不是非得要洗碗,是我選擇去做它的,因為我喜歡干凈的廚房。我不是非得要去上班,是我選擇了它,因為我喜歡領到薪水,或是我喜歡遵守與人的協議。這種態度上細微的改變,能幫助我們跟自己的意志成為朋友,重新結盟。


在討論意志時,人們往往會去區分意志和真實的意志。如果你依循別人的指示行事,而其實不想這么做,你依然行使了自己的意志,不過在內心深處,這不是你的真實意志,而是將自己的意志讓渡給了別人。想要把意志拿回來,就必須了悟那是我們自己的選擇,同時檢視選擇背后的理由。我們是否試圖討好?是否害怕后果?是否與自我失去了接觸?我們如何處理這些議題。


只有在回答上述問題之后,才能真正看清我們的意志在為什么服務。是為了看起來良善嗎?是為了討人喜歡?維持和平?逃避責任?保持隱形?一旦知道自己的意志在為什么服務,接下來我們就得問這么做可能背叛了什么。看起來良善,是否背叛了你真心的需求?維持和平,是否鞏固了可能需要去沖撞的負面情境?討好別人,是否降低了你的自尊?意識到這些影響,就等于獲得在其中抉擇的權力。


真實的意志需要跟自我深入溝通,信任自己的決斷,同時愿意冒險,也承擔這些風險的責任。如果我們膽敢不順從別人的意,行使自己的真實意志,就得冒著受人批評、嘲笑甚至拋棄的風險。這些都挺嚇人的,尤其是如果我們的家庭環境嚴重彌漫著順服模式。大膽運用你的意志,才會誕生比較強大的自我意識,而透過這股力量,意志才會進一步發展。意志如同肌肉,不去操練就無法增強,而就像所有的操練一樣,當我們明知地進行時,比較能達到目的。


真實意志可以視為更高的神圣意志在個人層面的表達,它起源于我們與大我的基本合拍,它會拓展到個人小我之外,擁抱更高的目的,不是為了報酬而行動,是為了行動本身就是“正確的“。如阿萊斯特·克勞利(Aleister Crowley,英國頗受爭議的著名神秘家和魔法師)所說:“真實意志不受目的閹割,擺脫了對結果的欲求,每一方面都是完美的。”因此如果不受制于自我中心對結果的欲求,我們一直的所作所為將會帶領我們走向天命,盡管這天命不保證免于痛苦,卻幾乎可以篤定它會吸引第三脈輪,并點燃你存在的真實核心。


探查并運用更高意志,是需要小心處理的任務。我認識許多人,他們利用更高意志的概念來逃避接觸自己的意志,把力量視為身外之物,“在這種情境下,宇宙希望我怎么做?為什么不給我征兆?”,做決定之前得利用牌來占卜無數次,并且無止盡地尋求他人意見,把自己的力量讓渡給別人為他們做決定,例如靈媒、老師、治療師或上師。尋求指引往往是可取的,我們有時也可能用這種方式來規避責任。或許更好的問題是:“我對這個世界的貢獻會是什么?該如何以最好的方式來完成?”內在力量就是向周遭流動的力量開放自己,這些力量一旦連線了,我們的意志就能優雅的包裹住我們的目的。


知曉自己的意志,會讓我們回到更實際的層次,懂得有效行使意志。首先,確認自己是腳踏實地的(接地的)。沒有接地,我們就沒有“插上電源”,無法擁有流竄全身的解脫流動帶來的力量,而比較容易被推得團團轉,往往是在回應別人的意志罷了。這種現象披上了“知性意志”的形式,踐踏了身體的內在欲望,而這是容易從我們內在對話中占盡優勢的“應該”和“必須”辨識出來。自律很重要,若是出于意愿而非應該,效果會更好,如此整個身/心才能同心協力的自律。


對于意志的了解,包括無窮盡的不斷選擇,來自更深刻的目的感。這種目的感源自我們在這個世界的自我定位,源自我們是誰、我們的所愛與所恨,以及我們的天賦。每個人都有人生目的,我們的終極意志就是要實現這個目的。此目的可以厘清很難區分的“意志”(will)和“意興”(whim)。意興是暫時的,意志則擁有更大目的。我們必須檢視個人行動的長期影響,以及在更大的目的中要發揮什么作用;我們要思考的是深遠的因果關系。我們的力量同樣會隨著我們的目的感成長,因為目的賦予我們方向,將單純的能量轉化成有影響力的力量。


如果我們不清楚目的,就很難了解在特定情境下意志的動向。意識的職責就是正確評估我們是誰,因為在這個謎團中蘊藏著意志必須著力的目標。一旦知曉了自己的意志所在,力量就會增長。能夠運用我們的力量,往往只不過是領悟到我們的確擁有力量。透過運用和實驗,這樣的領悟會逐漸鞏固,最終會讓我們建立信心。


當個人意志和神圣意志合而為一時,關鍵就在于遵循這份意志了。如果個人意志與更高的意志不一,同樣重要的是去洞察它們之間的歧異。再度引用克勞利之言:“一個人自以為的意志和他真正的意志不符合時,就是在浪費自己的力量,也不用期盼可以有效的影響他的環境。”這種時候就必須去檢視個人意志的動機。若失于省察,便可能發現有太多障礙擋在路上,感到舉步維艱。盡管許多道路都是困難的,適合我們的正確道路還是會凝聚所有的能流,讓困難比較不那么難以承受。我們的智能負責的任務,就是覺知出正確道路,意志的任務則是遵循這條路徑。

Top 你做本玩